偏 執 無 罪

關於部落格
火燄,在文字域上熾烈燃燒
  • 173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以 我 的 方 式 進 行

意識到畢業代表著四年的生活即將結束,但一開始我仍藉著期末忙亂的生活防堵自己的思緒亂飄。直到我給佩最後一個擁抱,直到我最後一次對著她說再見,我的眼淚還是止不住地落下。就像是被人強硬地扳過身來,逼得我不得不直視畢業這個事實。


事實是什麼?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讓佩與鳳搖醒,相約一起去吃飯;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與大家在裕毛屋推著推車找想吃的零嘴;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坐在oldies
開懷地喝酒聊天;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趁睡前躺在床上與大家隔空對話;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與大家猜拳看這次哪個倒楣鬼要騎車;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睡眼惺忪時,瞥見桌上的俏皮留言;
事實是,我不能再一次坐在市民廣場的昏黃燈光下,與佩看運動的人群;
事實是……。


有人說,人在將死之際,一生的許多畫面會像跑馬燈一樣閃過。那我現在不也是徘徊在瀕死邊緣?這種感覺,像是身體被剜開,狠狠掏空,這四年的點點滴滴像止不住的血一般湧出。不敢想像接下來的生活,我該怎麼面對陌生的生活節奏?可以確信的是,時間如往常一般流逝,但是少了你們的生活已經不完整。


像是為自己僅剩的完整時光追悼,我以自己的方式進行:
最後一次吃向上路燒臘;最後一次到咕咕霍夫買麵包;最後一次喝紅茶冰與香茅綠茶。以及,再看最後一眼市民廣場。


曾經,我對鄧安慰過一句話:歷史,只需要我們用眼淚憑弔,不值得我們用真心陪葬。如今,我連真心都陪下去了。我已經分不清楚,到底我之前的冷靜是真的冷靜,抑或者是因為我已瀕臨崩潰邊縁,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
現在,我等著最後的擁抱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