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 執 無 罪

關於部落格
火燄,在文字域上熾烈燃燒
  • 173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狂奔


站在懸崖邊,視線依舊被遠方吸引。

「天哪!這景色,下次一定要找阿觀一起來看!他一定也會死賴在這不走!」

我頭也不回,逕自對身旁的顏大少說。

「嗯!」顏大少低沉的應了一聲。

我聽了,只是有點好笑的回睇他一眼,心想,對於愛海甚過山的他,好像有點勉強。

這山中景致,可不是想見就見得到,這裡可是喜馬拉雅山區啊!

這裡的山,有種嚴厲氣勢,深沉得讓人無法忽略。

在寧靜藍天下,襯出一股極不協調的合諧。



聳了聳肩,轉身走到後方的一方廣場。

這廣場很特別,是山拗間難得的一塊平地,所以成了這附近山村村民舉辦慶典的聚集地。

廣場最後方,有一段嚇人的石階,綿密石階的盡頭,是一座金色大佛,沿著山壁而建。

在這崇山峻嶺間,要建造一座大佛,想必耗盡不少人的心血吧!

果真是佛的國度。如此虔誠,如此甘之如飴。


走近廣場的人群中,我好奇的東張西望,

想看清楚這群村民慶祝的儀式,十足的觀光客模樣。

「阿戴!」突然,有人從身後拍我一下。

「阿薇!原來妳在這啊!我才多站在懸崖那一會兒,妳怎麼就不見了?」

「這裡熱鬧呀!妳看妳看,廣場最後方,大佛前,正在舉行大典呢!我剛剛看過了,妳快去,

說不定還趕得上唷!」我順著阿薇手指的方向遙望,果真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。

「沒想到妳動作比我快啊!竟然已經去湊過熱鬧了!吼~~也不等等我!我現在就去看看,等會

兒再來找你囉!」我用誇張的語調向阿薇抱怨完,衝進廣場後方的石階前。

爬樓梯還難不倒我,但若是這樓梯多到看不見盡頭,就不太可愛了。

走到最後幾階,我幾乎呈現四肢併用的狼狽模樣。

呼!終於!正想好好抱怨這該死的石階,卻被大佛前祭典的莊嚴肅穆震住了口。

怕打擾到其他參與祭典的人,於是我緩慢的在人群間移動。

我已經算高的人了!怎麼還是會被擋住啊!

既然都費盡千辛萬苦爬上來了,死也要找個好位置,好好研究仔細!

好不容易站定位,定睛仔細瞧。



大佛底下,人群最前方,是一個身著印度傳統服飾的高大印度男人,

手臂還繫了一圈流蘇似的金繩。

他面向大佛,背對著所有人,帶領大家進行儀式。

似乎是到了祭典的尾聲,他轉身緩慢的抬頭望向底下的群眾,

臉上總是揚著一抹優雅平淡的微笑,對群眾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話。

雖然我完全是鴨子聽雷,但仍然很稱職的扮演觀光客的角色,

乖乖待在人群中,好奇的想知道他們在說什麼。



沒想到,那個印度男人,在掃視底下群眾一圈後,

眼神突然釘在我身上!

他的臉瞬間風雲變色,什麼慈祥和藹、優雅恬淡都不見了!

雙眼猛的一瞇,手指著我,對我大聲呼喝!

頓時所有人的目光,都轉來我身上。

我東張西望,覺得他應該是在對我身旁的路人甲說話。

但......好像不是!原本擁擠的人潮,瞬間有志一同的退開,我身前身後,空了一圈!

「嘰哩咕嚕嘰嘰咕!」那個印度男人開始走向我。

我...... 只是個單純的觀光客啊!我不是恐怖份子、不是炸彈客,也不是間諜啊!

發生什麼事了啦?

這時,那個印度男人手一揮,一群士兵,竟然從石階旁的樹林中現身。

「等等!我是台灣人!」我一頓,發現我情急之下竟然講中文!說自己是台灣人有什麼用!

「Wait a minute ! There must be a mistake !」嗚嗚......英文也沒用!

他們還是踩著堅定的步伐朝我走來。

「嘰哩咕嚕咕哩咕嚕!」那印度人話語一落,兩旁的士兵就要伸手把我架起來!

開玩笑!怎麼能莫名奇妙被抓!

我一個閃身,順便朝其中一個士兵揮了一巴掌,轉身就跑!

可我卻忘了,後面等待我的,是一連串該死的石階。

甩人巴掌甩得太得意,轉身的瞬間,一個踏空,竟然連滾帶爬跌下去!



不能怕痛啊!快起來!!心中對自己大喊。

我吃痛的從石階爬起,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猙獰。

那群村民似乎被這一連串的情勢嚇呆了!大家靜止在原地,呆愣地看著我。

好家在,村民沒有阻止我,沒站在印度男人那一邊。

順了口氣,繼續跑!因為那印度男人和一群士兵走過來了。

「嘰嘰咕咕嘰哩咕」那印度男人在我身後大吼!不知道吼給誰聽。

「我叫你不準跑,聽到了沒有!」咦?中文?他說中文!

我停頓,轉頭望向他。

「嘰哩咕嚕咕咕嘰嘰嚕」他似乎在命令那些士兵。士兵又朝我圍過來。

我頓時心裡發毛,看著那個印度人陰沉的臉,我直覺被他抓到一定不會是好事。

跑啊!

我沒命的往廣場衝,心想我要趕快找救兵!阿薇!顏大少!你們在哪裡?




「不准動,你懷孕了!給我回來!」什麼什麼?我沒有幻聽吧!為什麼我聽到懷孕兩個字?

喔是喔~~~最好是!!哪個女生懷孕了,竟然還要陌生人告訴她?!

還有,莫名奇妙我怎麼會懷孕?我又不是聖母瑪利亞?!

我現在是在拍科幻電影嗎?為什麼這些事情這麼詭異?

我邊跑,腦袋也不停轉著,試著消化這一連串莫名奇妙的事情。

那個印度人是誰?我不認識他啊!

他為什麼要抓我?懷疑我是恐怖份子?間諜?小偷?

還是他認錯人了?

如果是朋友,他沒必要這樣大動干戈,所以是敵人囉?

為什麼他說我懷孕?媽的!要是真的,我自己怎麼會不知道!

一定是認錯人!一定是!



我越跑越累,一個重心不穩,我又跌倒了!

還好是在廣場上。不用摔得七葷八素。

一隻手臂,突然進入我的視野,快速的把我從地上拉起。

「阿戴!妳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了?」我抬頭,是丁丁!

在這個時候,看到他滿臉燦爛笑容,語氣中依然笑意不減,我真有種錯覺。

好像剛剛都不是真的。

「我也不知道,我好像惹到麻煩了!」

是因為看到認識的人,情緒太激動嗎?為什麼我被拉起來後,還是快站不住了?

果真,我雙腳一軟,啪的一聲,整個人跪在地上。

我終於看到,我右半邊的褲管,從大腿到小腿,都是血。

「我竟然在這個時候受傷了......」像是只說給自己聽似的,聲如蚊蚋。

心中同時驚恐的猜測,該不會我真的懷孕了吧?

跌倒哪可能流這麼多血?所以......這是傳說中流產的前兆嗎?

不可能!我不可能懷孕了自己卻不知道!

但是為什麼我會一直流血?是我的腳受傷了吧!



丁丁拉著我,困難的爬起來。

我真的已經快要撐不住了。丁丁一直鼓勵我,要我再撐一下,快跑!

丁丁連拖帶拉的,抓著我跑到廣場外的民房。

更誇張的是,那群士兵竟然開始向我和丁丁開槍射擊。

「你先去躲起來!我去外面拖延他們!」丁丁說完,就衝回去了。

躲在民宅?那不是等死嗎?

我往樹林深處走去,步履蹣跚。

突然,我絆到樹根,整個人直接撲向大地。

我只來得及閉上眼,雙手無法撐起渾身是血的身體。



我感覺得到,陽光透過樹葉灑在我背上的溫暖,

可我整個人還是止不住的顫抖。

我伸著顫抖的手,抹去淚水。

一個念頭突然閃過──媽的!戴X芳,妳真的玩完了!
 
    
 
  「媽的!戴X芳,妳真的玩完了!」這最後的意念,實在太嚇人。

生平第一次,夢見自己真的死了。就這樣,悲慘的、不明不白的死了!

(說真的,被嚇醒,外面又淅哩嘩啦下大雨,搞得整天情緒都很低落。)

醒來後,還呆愣在床上一陣子,甚至有點神經兮兮的環視房間一圈。

八百年沒夢到這麼清晰而且可怕的惡夢了......是壓力太大嗎?

連懷孕這種誇張的情節都出現了!

不過,我可以深刻感覺到,趴在地上的那份絕望,

是在哀悼我年輕的生命,而不是疑似懷孕的小生命。

之前夢見為了逃婚想跳樓逃跑,

這次又莫名奇妙懷孕,說不定潛意識真有恐婚+恐懼懷孕的傾向啊!(我倒是覺得......還好哇!)

各位大德總愛在生日時,祝賀什麼桃花開春夢來,根本就沒用!(嚴重抗議!!)

哪裡來的春夢?!一次都沒有。

下次我生日,務實一點,不要做噩夢就夠了。



在這個超級大噩夢中,實習夥伴都出現得差不多了!

可是...... 阿湘竟然沒出現,要不然我可能不會這麼悽慘......(最需要的警察,竟然沒出現!!)

至於玉珍......呼!再不回來聚聚,恐怕我都要忘了她長啥模樣啦!



還好,沒有出現牙叉蘇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